首页>文艺演出上海话剧 >一七新版话剧《掌柜的在吗》

一七新版话剧《掌柜的在吗》
演出座位图

一七新版话剧《掌柜的在吗》

项目待定

预售/预订

开始售票

演出开始

演出时间

2017年09月26日 - 2017年09月30日

票品支持

由于商品特殊性,不支持7天无理由退换

演出介绍

宁为红尘,不羡掌柜!

一间破旧的私娼店,几个辗转时空的人物;
更夫手中鸣锣一敲,尘封千年的故事便在眼前揭示……

大秦三术士,私娼店中人。本无联系的他们为何三世牵绊纠缠?
不老仙丹路,漫漫千年度。这满纸荒唐言又让几人洒下辛酸泪?
一个个粉墨登场,又一个个黯然离场……

炽热的欲望终究在千年洗淘下化作冰冷萧瑟;
当激情燃尽,只剩凋零的躯干,灵魂又居安何处?

 

--———引————

罢一场千年荒唐戏
奏一曲人生适情歌 

《掌柜的在吗》“前世今生”
五年,演出近七十余场,若不是口碑爆棚,怎会常演不衰—— 

历年演出版本及场次——
 
2012年:北京  大学生戏剧节
2013年:5月  长沙爱剧场初演 正式首演;
北京青年戏剧节  朝阳9个剧场/后SARS小剧场;
11月  湖南大剧院;
2014年:4月  深圳城市戏剧节;
6月  广州大剧院;
9月  杭州木马剧场;
12月  湖南大剧院;
2015年:5月  上海兰馨悦立方戏剧空间;
深圳大学 学生版;
2016年:3月  长沙阿哈剧场;
6月  江西红河谷戏剧节;
2017年:4月  东莞周末文化广场;
5月  长沙亚洲电视中心;
5月  深圳甸甸巴士话剧团  第四届城市戏剧节;
国语/粤语版  国语:深圳  粤语:深圳 广州。 

 

一七上海新版,又是个怎样的存在?
 
2016年夏天,导演旦生和编剧杨隽夫在英国皇家宫廷剧院(Royal Court Theatre)与英国文化教育协会(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)共同举办的中国新剧本写作计划中相识(关于“新剧本写作计划”,详见:皇家宫廷剧院与中国新写作人),两人惺惺相惜一拍即合。作为朴生文化制作出品的第一部舞台剧,此番两位主创不但对剧作展开了又一轮推敲和打磨,制作上也可说是“脱胎换骨”,无论表演、音乐、舞美、服装上都力求做到专业严谨,以此诚待观众步入剧场,收获好评。

编剧:杨隽夫
长沙没想好戏剧工坊编剧,煎蛋剧社创始人,编剧,导演,制作人
毕业于湖南大学,加拿大国立里贾纳大学,软件系统工程专业。曾供职于法国著名游戏公Gameloft北京、深圳工作室,游戏策划。目前就职于深圳儿童软件公司有伴科技,任产品经理/游戏制作人。一位会写戏做戏的理工IT怪兽。 

主要戏剧作品
 
《放映师》(2016 年英国皇家宫廷剧院“新剧本写作”项目创作剧目【2017年3月于深圳首轮上演】)
《白石洲》(2015年深圳本土原创剧展受邀剧目,2015长沙没想好戏剧工坊原创话剧季剧目,2016年深圳城市戏剧节开幕剧目)
《第一使者》(2015长沙没想好戏剧工坊原创话剧季剧目)
《掌柜的在吗》(2013年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入选作品,2014年广州大剧院小戏园子蛋参演剧目,2014年深圳城市戏剧节受邀作品)
《小染与茉喜》(2014新风行杂志年度慈善义演剧目,2014年湖南新锐话剧季参演作品)
《硬币》2007年(首届湖南省大学生戏剧节“优秀剧目奖”)

导演:旦生
导演、编剧、演员,朴生文化戏剧出品人
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系,曾经的设计师、漫画人、影视广告人和教师,舞台上的新人,真正的职业是一位家庭主男。

戏剧作品 
《狗命》 (2016 年英国皇家宫廷剧院“新剧本写作”项目创作剧目【未上演】) 
英国喜剧《飞来横财》 副导演 

音乐、声响设计:彭艺扬
上海音乐学院“音乐与科技”硕士在读,声音设计者、实验电子音乐倡导者、新媒体艺术玩家,创作领域涉及电子音乐、影像、多媒体、舞蹈、现场行为等多方面。

跨界作品
2016.6 庭月犹明——为舞蹈、影像而作
2015.7 弱水流沙——为现场行为与影像而作
2014.6  Magic city ——声音装置

声音作品及其他
Star
Magic City(with nature)
Magic City(pure music)
夜莺与玫瑰第二幕
食欲
第三世界
• 宇宙飞船第一视角视频音效设计
• Keep reading——工艺广告声音设计
• For 炎——游戏音乐设计 

提问集
By/旦生
每当导演决定选择排演一部剧本时(假若他有幸能够自由选择的话),Ta必定要问自己:为什么选它?而不是它,或它?——为什么?是的,这个问题很重要,重要到在你尚未得到答案之前,你什么都不能做。并且,对答并不会随着作品的完成而终止。
1
本剧稍稍触及了一个问题:何谓历史的“真实”?可以说,在任何孤立语境下的历史,都是值得商榷的。在那些特定的情况下,“真实”甚至是隐晦和禁忌的,历史成了某种工具,甚或是武器。在此,我有必要申明,本剧对这个问题恰恰是“不严肃”的——它要讲的那个东西,其实跟历史没有半毛钱关系。况且“历史”在我们眼前本来就那么模糊,我们又何必……庸人自扰呢……对吧?
2
这是一个关于“不朽”的故事。
3
有朋友在读过剧本后对我说,这个戏好像与现在没什么关系。言下之意是,它是否有存在的意义?确实,这个戏并不含盖当下人们所关注的话题,它并不“切身”,也不太“接地气儿”,几乎没有上演的必要。我想了好久,这个问题应该这么提:我们能从这部作品里察觉生活的幻影吗?我们可以从戏中人照见戏外的自身吗?我的回答是:可以。只是它需要我们多费些脑子,多动点真情。如果一部作品,能叫我们共鸣,就有了它的意义。这是我们的目标。
4
有人说,作品是创作者提出的一个问题;而好的作品,通常把答案留给观众。其实呢,但凡写作的人都知道,如若创作对于作家来讲是一次提问,那对于Ta自身,答案早就在那;写作并不是意图寻找答案,而是显现答案的过程。导演的工作,很大一部分就是将“写就”的文本(剧本,或其他)显现成可视化形象的过程,直到观众的介入,它才算完成。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“写作”。于是,关于舞台呈现,满满的不可言说和不必言说。有啥说啥,能啥做啥。咱做,您看。
带上你的问题,走进剧场吧。
在生活面前,我们永远都是个孩子。
演出评价

关于非常 上海演唱会 上海话剧 上海音乐会 演出场馆 所有演出 支付说明 配送说明 联系我们 手机网站